轻轻翻开纳兰的词,仿佛可以听见三百多年前这位谦谦君子的低眉吟唱。

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,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”

烟花易冷,岁月易逝,人心易变。那一曲绝美琴瑟,几人听闻那一卷浅浅流年,无人问津。旧年忆,心头漾,只待心字成灰,故人安在?

转念间,想起了唐明皇与杨贵妃,遥远的马嵬坡,那一句“妾诚负国恩,死无恨矣。”逶迤千年,依未散去。

青梅一袭素衫,清新淡雅,揉碎花笺,写断肠句否?她,忘不了明府花园的紫薇漫漫,忘不了素荷别院的琴音袅袅,忘不了斜月古亭的细雨潺潺,更忘不了那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誓言。

悠悠岁月,情思难断,剪不断,理还乱,多少个寂静悲寥的夜,纳兰守着这轮明月,心中无限凄凉。“没有我在你的身边,你在宫中还好吗?”

那一夜,寒雨倏倏。

“最悲伤的是哪个字?”

他们的爱情带着一种凄美,犹如花落冰弦,诉说无尽冷意,

一宿清风,一笺书香。那儿,踽踽徘徊着一缕孤魂,微微仰首,祈求阳光,阳光真的来了,他却带着笑消散于这方天地,唯叹一句:“我是人间惆怅客。”你的词柔情似水,字字凝为珠玑。缠绵悱恻里透出了对世俗的无奈,容若,在这个世间,你寂寞如雪,你的爱情凄凉如霜,但你却留词千古,永远活在人们的心里。到了该放下的时候了,明月西沉,天亮时,会有霞光透撒珠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