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间的沙漏被打破了,零细的回忆从中流了出来,但流不出的是那棵榆树下细碎的阳光。——题记

门前的那棵榆树,叶子被秋风染黄了。

卷着大雁南飞时不舍的哀鸣,西风倏忽袭来。叶子经不住这种忧伤,便纷然落下。

转眼间,又是一年落日西风下的满地金黄。

我不忍心去搅扰这宁静的画面,但一种抑制不住的心动让我不自觉地走了过去。拾起一片小小的落叶,放进嘴里,轻咬一口。啊,它……

竟还是童年的味道。

我们这里山少水少,因此在记忆中反复存留这棵榆树的影子。但现在看来,它与记忆中的影子不再相同。

树干依然是一个人抱不过来的,但经过了岁月的洗礼,它的枝条变得更加遒劲了,让曾经看过它的人都不禁产生一种沧桑的伤感。

天际的一片云彩飘过,夕阳投下了它耀人却温和的光,在稀疏的枝条上穿行着,直到在树冠东侧点上几点零零碎碎的影子。而自己尽管置身其间,却如同梦幻,仿佛一个人在捡拾这遒枝剪碎的阳光。

在那个时候,我的心静了。一切曾经出现在我生命中的,那些所谓的名、利,那些困扰我的失望和绝望,此刻似乎都与我隔绝。只留了一个淡然纯真的我,只留下一段段童年时关于老榆树的美好……

曾几何时,我和弟弟在在老榆树下捉迷藏,东跳西窜;曾几何时,我为了捉一只蝉爬上爬下,手磨破了都毫不在乎;曾几何时,为了制作书签,我在树下一遍遍翻拣着落叶,从夕阳到圆月……

又是几声大雁南飞的哀鸣,老榆树的枯枝飒飒发响,漫天黄叶洋洋洒洒地飘下。我将思绪收回,看到落尽叶子的枝干上趴着一只蝉蜕,本来灰黄色的外壳现在变成了微黄,一抹余晖将它穿透显得格外晶莹。不知道它是何年何月留下的,也不知道它飞向了何处,更不知道它现在结果如何。唯一知道的,就是它是在这棵树上蜕变的,蜕变成了一只自由自在飞舞、自由自在鸣叫的夏日使者。

或许现在的我变了,似乎是成熟了,不再像以前的我了。但我的记忆中还保留着关于这棵老榆树的点点滴滴。在老榆树下,我的什么样的光环都将会消去,就像那只蝉一样蜕变成一个最真实的、最原始的我。

这篇散文借物抒情,老榆树是我童年的记忆,也象征着我淡然纯真的我。作者善于描绘场景,无论是开篇的西风背景的衰败萧条,还是充满纯真记忆的童年,都寓情于景,情景交融。结构完整,由“轻咬一口。啊,它…… 竟还是童年的味道”始,由“我将思绪收回”结。